Chilly 🦫 the Linear Profile picture
#戯言 遣い / Accountant / PhD student / Par @lemonci / Channels: Prof'n: https://t.co/zWQP0GhHFC // Accounting: https://t.co/iEyWzXiuQd // MISC: https://t.co/HdKQoZ9LE0
Dec 27, 2021 • 5 tweets • 1 min read
如果王安石真的是穿越的……

誒誒誒?到什麼時代了?
宋啊,啊,這個文官系統不行的,會滅亡的。
誒誒誒,現在纔剛剛天禧五年。
不錯,可以利用背書的經典去參加一下科舉,反正宋不會在我死前滅亡。
對,一個小官的收入就足好了,根本不要去做大官被一羣人罵。 誒誒誒?因爲不努力升官反而被當作清流了?還有好多人要結交我,人家不要出門去見人啦。

收到委任書了,是夠大的官,嗚嗚嗚,要寫信回絕掉。

什麼?被再次催上任了?人家不要去,寫一下人家資歷很輕,不適合吧。

誒誒誒,第三封催促上任?寫信說,你們繼續讓這種推脫的人去做官就會敗壞風氣。
Dec 27, 2021 • 6 tweets • 1 min read
跟歷史學家聊天時,僕就表示,熙寧變法中最大的失敗是,王安石沒有 domain knowledge 也找不到具有 domain knowledge 的人才。

辦普惠金融沒有金融專業人士,辦外包沒有採購專業人士,辦軍事沒有專業軍官。

( 王安石輸在志大才疏上,而志大才疏正是宋的治理戰略的結果。 宋的文官治國戰略,是透過給於儒教文官足夠多的特權以換取他們的忠誠。

結果就是大多數聰明人都會試圖去做文官——也就是學科舉需要的跟現實沒有多少關聯的知識。

而真正有科舉以外的知識的非文官又不能重用(因爲一旦重用非文官就意味着剝奪文官的特權壟斷,失去文官的忠誠)。
Dec 25, 2021 • 8 tweets • 1 min read
宋初將兵分離是建立在軍隊的充分專業化之上的——現代軍隊也是高級指揮官不負責養兵的。

只要是達到一定標準,指揮官就不需要根據部隊的特徵改變大方向的策略。

「先是,太祖懲藩鎮之弊,分遣禁旅戍守邊城,立更戍法,使往來道路,以習勤苦、均勞逸。故將不得專其兵,兵不至於驕惰。」宋史志141 但一旦軍隊因爲失敗的軍隊管理而使得專業性下降,纔會出現「指揮官不得不控制士兵」的需要。

「淳化、至道以來,持循益謹,雖無復難制之患,而更戍交錯,旁午道路。議者以為徒使兵不知將,將不知兵,緩急恐不可恃。」宋史志141
Dec 24, 2021 • 6 tweets • 1 min read
宋初是把西北三路的收入全部用來養當地的軍隊。軍隊的規模以收入爲準。

(所以其他財政支出大概都要由東南幾路負擔。

——
「願詔樞密院同三司量河北、陜西、河東及三司榷貨務歲入金帛之數,約可贍京師及三路兵馬幾何,然後以可贍之數立為定額。額外罷募,闕即增補。」
宋史 志140 順便說,志140 全篇中只有 6 次提到 弓 但是有 43 次提到弩。

所以大概宋已經主要使用弩爲遠程武器了…… XD
Dec 4, 2021 • 11 tweets • 1 min read
推上已經有一種接近於常識的觀點——中國沒有民主是因爲中國人不反抗。當然這一點並非沒有道理。但是如果倒轉棋盤來看,中國沒有民主同時是因爲執政黨的成功的統治策略。

只要在不同時期收買幹部、軍官、城市居民、代碼開發人等等,就可以使得統治延續。這是西方共產黨沒有做到的。 打壓正在反抗的人,收買有能力反抗的人,壓榨沒有能力反抗的人——這正是統一戰線的成功之處。而這種策略當然也延續到了今天。

無論是文革還是改革開放,政策使得被統治者的個人策略是「跟統治者合作的利益更多」,於是就會讓被統治者接受統治。這是漂亮的囚徒博弈的應用。
Dec 3, 2021 • 4 tweets • 1 min read
芬蘭那樣設立 civil guard 讓願意多花一點時間(又並不想要做職業士兵)的公民可以訓練得更好是很棒的制度。

戰時既可以把整個俱樂部打包成練度較高的作戰單位,又可以(像是芬蘭歷史)分散去臨時組織的軍隊做骨幹力量。

( 所以蘇聯纔一定要在停戰和約中要求芬蘭解散 civil guard 吧。 當然芬蘭二戰前的制度可能是僕最喜歡的軍制了。

一方面有常備軍應對緊急情況,
另一方面有 civil guard 保持大量公民的練度 ( 當然 civil guard 也可以順便佔據業餘體育俱樂部的位置。

因爲有大量武裝的公民,所以常備軍難以政變,而外敵入侵的成本也會非常高。
Nov 24, 2021 • 4 tweets • 1 min read
其實僕做完 PhD 研究後也可以去寫一個宋帝國穿越作。

保證經濟和政府制度的設定符合史實…… #誤 不過僕覺得更有趣的作品應該是向二十世紀初東亞大陸的穿越作(主角可以設定成現代的香港會計師)。

主角活躍地大概是上海、香港、哈爾濱、漢口等現代文明在東方的陸上孤島。

( 然後在二戰前收集齊需要的資源逃亡去美國,剛下船就聽到珍珠港的消息。

( 其實可以做成一個遊戲了……
Nov 24, 2021 • 8 tweets • 1 min read
一直在這一推的有趣之處。

在 Professional 的角度上來看,三十歲大致是完成訓練的時刻。( 有些訓練時長較長的行業可能會達到三十五歲;而非 professional 則會更早完成。)

也就是說,這個時刻就是結束訓練,不再是做學徒,而是去尋找自己的「business」的時刻了——也正是原推說的「獨立」。 僕所說的自己的 business 並不必然是自己成立一家公司,而是一種 business 的心態。

自己的客戶應該是誰(最終消費者/小企業/大企業/?),自己應該跟客戶建立何種關係(普通契約/僱傭/?),以及自己提供的服務是什麼( 技術/管理/協調/訓練/?)
Nov 21, 2021 • 5 tweets • 1 min read
改變了世界(以及形塑了太平洋戰爭)

————
華盛頓會議
條約禁止海軍基地的條款使得美國不能在遠東(例如菲律賓,關島)建設海外海/空軍基地。

結果是美軍只好假定菲律賓會被攻陷,於是制定了菲律賓失陷前提下的海軍反攻預案( 剩下就是歷史了)。
Oct 21, 2021 • 6 tweets • 1 min read
從另一個角度上看,大學教授所享受的被學生尊敬的「特權」,其實是長時間建立起來的。這裏的被尊敬不是指學生不敢問問題和挑戰權威,而是指學生接受教授的教學方式。

而對於新冠國學生而言,他們沒有接受教授擁有特權的社會架構,而他們只是想要混一個香港文憑。 類似的事情僕也在推上講過,例如在英格蘭被尊重的律師,到了 Manitoba 就很難被當地人尊重——畢竟跑到大草原自食其力的人,根本不會在意城市人的「儀式」。

跟英格蘭的律師重視儀式感不同的,Manitoba 的早期律師就要憑藉個人的品質和長期的存在(而非只是律師的 title )來獲得客戶的信任。
Oct 19, 2021 • 10 tweets • 1 min read
成人動畫(?)無職轉生第二季認真按照小說拍的同時仍然能夠體現制作者的創造力。

最近的劇情的看點第一是魔眼與跟老師錯過。即使是人生中有一些運氣(自己還不一定能夠用好),但也會有因不幸而浪費的人生。

這種不幸的錯過,在現實世界會很隱蔽,所以剛好可以在異世界缺乏通訊手段情況下具現化。 第二個看點則是尊重和信任,尊重協助者的道德就要賣掉自己的珍貴的物品從而讓對方更內疚。當然,作者讓協助者發現從而規避了 The Gift of the Magi 的悲劇,也順便教育了主角,十分有趣。

最終的解決是協助者忍耐而進行道德上的讓步而非突然找到解決方案的皆大歡喜,也是這一部作品的魅力。
Oct 19, 2021 • 7 tweets • 1 min read
There is no HUMAN.

——
Nguyen and Richard (2011) focused on economic changes
and challenges that occurred as the country transformed from state
capitalism to mixed capitalism. Their argument is that external pressures and internal needs induced accounting reforms. 倘若是三年前的僕,大概也就可以認同這種觀點了。

然而到現在,僕的觀點是,如果一個國家「採用」了某種制度,那不是神話的 external pressures and internal needs 而是決策者的個人決定。( 只是這個個人決定會被所處的決策環境影響而已。
Oct 19, 2021 • 4 tweets • 1 min read
寫了長長的 proposal 列舉了過去的研究的方式和缺點,

結果導師回覆,我看不出來過去的理論有什麼問題。

( 僕終於意識到導師大概也很難接受自己研究範圍之外的新想法了。畢竟被僕指出缺陷的很多都是他用過的方法。

不過開明如導師還是準備開會聽僕當面(雖然是線上)解釋僕爲什麼反對過去的方法。 僕倒是可以理解教授想要僕用他知道的研究方法複製粘貼到僕的研究客體上。畢竟多數混論文的學者都是這麼做的。

但是僕纔是站在第一線思考研究方法合理性並爲論文負責的人,當然不會退縮。

考慮觀點差異到這種程度,木曜日將血流成河。 #誤
Sep 4, 2021 • 12 tweets • 1 min read
傅柯的 Discipline and Punish 的後半講 discipline 似乎也是有道理的。

例如軍官對士兵的控制就確實是 discipline

( 所以大概是 profession 研究者貿然用這個理論解釋 profession 纔犯的錯…… 當然,這也分不同社會的情況。

大概傅柯觀察到的大陸的情況就是政府主導,所以是政府設置 discipline courses 去訓練 professionals

而不列顛的情況則是 professional 主導,所以更接近於 community 的 socialise

美利堅的情況可能是政府和 professional 合作的結果。
Sep 3, 2021 • 6 tweets • 1 min read
這就是 Profession 巡田水(維護市場秩序)的方式。

( 解釋: 某人移居魁北克之後在 LinkedIn 上寫自己是 Engineer 但當地的法律中 Engineer 這個詞是保留給工程師公會會員的稱號。所以公會就發郵件告訴這個人要他修改 profile 避免自稱 Engineer 法條:

26. No one shall carry on any activity in Québec or advertise himself there under a firm name which includes any of the words “ingénieur”, “génie”, “ingénierie”, “engineer” or “engineering”.

legisquebec.gouv.qc.ca/en/ShowDoc/cs/…
Sep 3, 2021 • 10 tweets • 1 min read
在傳統的 profession 研究中,也有以 community 角度看待 profession 論文。而這種論文就會做一個假定,把外人接納爲成員的過程是一種 socialising —— 一般是透過大學教育,公會考試,加上讓新成員在現有成員教導下作爲僱員學徒積累經驗。三個階段完成後,新人纔會被接納進入這個 community 當然,在很多舊式 profession 中,大學和公會考試是可以略過的,但在現有成員指導下的僱員學徒期是不可略過的,因爲只有透過現有成員跟新成員在工作場合的交流纔能夠建立新成員的行爲模式,以達到 socialising 的目的。
Sep 2, 2021 • 6 tweets • 1 min read
首先這肯定是政府的通病……成功的貧困對策意味着參與扶貧對策的官員的全體失業。只有「沒有效果的」貧困對策,對於執行者纔是好的永續「貧困對策」。

( 對於社會運動也是相同。

Quote: a program might work “well” because it does not work at all or only works “badly,” 其次,這在國際關係等問題上也是相同的。當巴基斯坦可以透過跟美國合作打擊恐怖份子來獲益,對於巴基斯坦的執政者的有利狀態就是「永續反恐」——保持恐怖份子一直存在的狀態。( 所以海豹部隊去刺殺拉登的時候就要避免讓巴基斯坦人知道)。
Sep 1, 2021 • 5 tweets • 1 min read
最近中國在印度和臺灣海峽製造的摩擦我們都默認假定是中國在展示武力以達到對外領土上的目的。

但是這種假定有一個缺陷,那就是,印度的地形不適合擴張,臺灣被美國保護,所以發動一場真正獲得領土的戰爭的可能性其實並不高。

那麼就可以換一個角度——假定其實領土擴張並不是主要目的,而是機會主義。 那麼如果這些軍事摩擦不是主要目的,就應當是某些主要目的的 「副作用」。也就是北京統治者在放任軍方去做某些事情,或者透過放任軍方在做某些事情給軍方輸送利益。

如果在這個假定之下推理,那麼就可以理解現在的打擊大企業和打擊香港的行動了。
Sep 1, 2021 • 5 tweets • 1 min read
倘若還原所謂「民族國家」爲 community 而非 rationality 纔能夠理解 911 後的反恐戰爭一方面保護了美國而另一方面導致學者的一篇哀嚎。

因爲很多學者把國家理解成理性設計的結果,所以在他們看來任何對於「理性推導的人權」的妥協都是無法接受的——即使削減一部分隱私是爲了對抗恐怖襲擊。 而如果站在 community 的角度上來思考,那麼 community 是一個有機體。當外部威脅增加的時候,公民就多讓渡一部分自由給代理人,當外部威脅減少的時候,公民就會要求廢止一些法律從而把自由取回。無論是多讓渡還是少讓渡,都是公民權衡應對威脅和犧牲的自由的相對價值之後的結論。
May 1, 2021 • 7 tweets • 1 min read
一種技能愈是 abstract 能夠運用這種技能的領域也就愈多。

於是在這些領域工作的人也就更加 diversified

因此這些人的共同利益就愈少,以至於更加不可能聯合起來形成 profession

所以現實中應用的數學本身沒有構成 profession 而複式簿記雖然被會計師當作核心技能,卻仍然不足以使得使用者凝聚成同一個 profession

因爲企業的職員、稅務專家、以及專業的簿記員,都懂複式簿記。

所以凝聚特許會計師的 abstract 的知識是財報、核數、企業理財等一套知識,而不僅僅是複式簿記。
Apr 30, 2021 • 4 tweets • 1 min read
Profession 工作 在 Abbott 的觀念中有是區分 診斷 和 治療 的。

特別是在醫學上,診斷和治療常常是可以分由不同的執業者來執行的,例如 Physician 診斷後交給Pharmasist 去備藥由 Nurse 去注射,就是一個診斷治療分離的過程。 或者 Physician 診斷,Surgeon 做手術治療。

以及 PM 診斷客戶需求, System Analysts 進行系統設計,Algorithm engineer 做 algorithm 選擇,最終由 developer 治療。

每個步驟都有自己的特殊的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