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lar Su Profile picture
I take Twitter as an MMORPG game.
yudo Profile picture 1 added to My Authors
11 Jul
今天时间有点多,顺便简要评价一下谷建芬的作用,现在不写以后就忘记了。

我原来讲过谷建芬起的作用是将宗教音乐世俗化以至于流行化这么一种过渡。她要不来过渡的话,那么中国人音乐情感就是被共产党红歌糖精化的,长期下去人吃不消。她把糖精兑点水,基本上就能喝了,不然甜的发苦。后面她又适量加了
点碳酸和果味香精进去,基本上就有点可乐芬达的味道了。

共产党早期纯种红歌是有可能让中国人情感透支的,像那些硬核红歌比如“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什么“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等等,是严格使用五音律的,也就是do re mi sol la,不会出现第六个音的。共产党是借用中国传统的五音律,使用罗马化技术,
创造出了简单但具有几何稳定性的宗教歌曲,这种东方基督教圣歌对东方老百姓是非常具有控制力的。Do sol redola sol Do sol miredo sol So do mi la sol mi do mi misol do lasol re ,他有一种简单朴素而又循序渐进的收放、平铺、引导在里面。共产党早期红歌但凡加进去第六个音si或者第七个音fa的,
Read 11 tweets
10 Jul
如果我看中国大陆国内一些媒体和评论,有些流行底层话语和身份认同十分令我作呕,比如有人喜欢讲“我准备好跪了”,或者“我跪姿准备好了”,还有人声称在某些神人面前“我就是狗”,或者很无厘头的讲“我们都是狗”,而且像类似的自贱话语往往还能获得成千上万的点赞,我从未见过哪个国家有如此巨大数量的国民
有如此自我作贱的身份认同的。有人问他们是不是在开玩笑?我可以回答这些人不是在开玩笑,他们是非常认真的,在现实中你真能看到有人时不时给别人跪下来磕头,或者带上狗圈让人溜着在大街上爬行。我开始是觉得恶心,后来是觉得无比荒谬,并且这种荒谬感保持于荒谬感。

我突然一下就想到小时候看的
郑渊洁童话。我记得郑渊洁童话里面有一篇309暗室,好像是皮皮鲁跟鲁西西进入了一个黄金国,然后那个国家里面的人头上第三只眼,然后有个向导给鲁西西和皮皮鲁别上“部长”字样的徽章,大街上的人第三只眼就会放绿光打转,接着这些人就邀请孩子们到他们家吃饭吃宴席。然后好像是鲁西西乘人不在意把胸口上
Read 23 tweets
26 Mar
我傍晚的时候突然很困,倒头就睡觉了,醒来已经到了快夜里,头脑里面还留存着之前梦中在跟人进行的对话。

我蓦然意识到我其实非常喜欢对话,也就是聊天,我总是抓住一切机会跟各种各样人聊天,哪怕没人的时候也是心里面自己跟自己聊天,睡觉的时候跟梦里面人聊天。读书的时候,那个书的作者往往都已经
死了,但是有时候会在我梦里面活过来跟我聊天。

我觉得中文里面“无聊”两个字太牛逼了,因为当一个人已经没东西聊的时候,也就是说无聊天内容,那就是无聊了,“无聊”。像英文里面chat和boring之间,我则没看到任何联系。

聊天就是对话,就是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两个活人就行,时间地点都是次要的,只要
能聊起来就行。我们今天现代社会,统治者往往喜欢讲假大空的“对话”,什么不同文化间的“对话”,什么东西方的“对话”,什么不同政治派别之间的“对话”,这些玩意儿都是扯蛋。对话就是两个人之间对话,两个普通人之间的对话,对话不需要有任何观众,当然你可以选择之后把一段对话记录下来,那是你的自由。
Read 12 tweets
25 Mar
@LeechLattice 中共国的极权主义体制转型是一种极其奇妙的转型,由毛时代转型成共产党资本主义,从而允许了经济腾飞。

共产党资本主义他的核心资本和产业是由共产党权贵直接拥有和控制的,这与美式资本家家族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是美式垄断资本是自下而上通过竞争形成的,中共国则是自上而下,权力垄断者直接拥有
@LeechLattice 核心资本。

共产主义体制表面上跟资本主义体制差别还是挺大的,计划经济的实施者一跃成为准市场经济的内定胜出者,这种转变一开始是让书呆子学者完全搞不懂的。但是,我做个形象的比喻就好理解了。中共毛时代体制就相当于沸水,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则相当于冰雪。中共把一锅沸水拿到零下40度的室外,
@LeechLattice 对着天上挥了一圈,沸水瞬间凝成冰雪颗粒。通常人认为凉水凝成冰雪都不能瞬间实现,而需要时间,那沸水是不是更慢呢?不是的,而是只有沸水才能瞬间凝成冰雪。

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是有内在一致性的,这个问题我讲过很多次,讲共产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极端形式,将资本主义通货精神一直延伸到人的领域和
Read 11 tweets
24 Mar
中共当今对中国社会的统治是遇到很大的问题和挑战的,虽然它的监控技术和维稳力量不断升级,但是它会逐步发现这些东西将会一丁点用都没有。因为真正冒头硬来的人是极少数的,中共可以把少数敌人枪毙掉,但是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将会采取非暴力不合作的方法生活,这将会令中共非常头疼。你中共用画饼和
唱黑脸的办法效果都不会太明显,因为时代变了。

像现代资本主义社会这种东西是有其固有的统治术的。像西方社会也压榨愚弄民众,但他那个度把握的很好,那都是老奸官老僭主了。他中共非要搞到他中共讲出来的话真的假的都没人信,这个对他后面来说就很难了。

像中共国搞到今天社会贫富差距那么大,
这对富人穷人都没好处。社会人与人之间没有基本的互信,绝非单单穷人是受害者,富人也是受害者。而且某种程度上富人比穷人处境更危险。而且中国的富人是全世界平均智商最低的,这个是由特殊的国情导致的。中国富人的个人问题和子女问题都足以要了他们的命。

你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
Read 8 tweets
23 Jul 20
@chengbaisi 如果民主党执政的话,中共和美国会延续“明干暗合”的多年局面。

川普这个人是个纯粹黑社会头子的脑袋,对国内和国际都是这个思维。这个人对政治一窍不通,他的行事方式会迫使美国爆发内战、中美爆发战争。他的白宫参谋看到情势不可控,已经在给他想点子了,有人给他提建议在这个时间点上在舆论宣传上
@chengbaisi 将中共与中国人民做切割,以搅乱中共国内局势,在美国赢得华人支持。但犯贱就犯贱在川普不买这个账,能下的台阶不下。川普他是想拿普通中国人开刀的,并以此威慑中国共产党,是一种黑道头子思维,将对方家族首脑的手下哪个亲戚小孩宰了,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但是他川普不知道的是,中共最不在乎的就是
@chengbaisi 普通中国人的生命。川普曾经宣称习近平“深爱他的国家和人民,为他的人民谋福祉”,所以对川普来讲,中共就是中国唯一合法政权,反中共就是意味着拿普通的中国人开刀,包括反共的中国人。川普的侄女书里面已经将川普的种族主义者、铁杆纳粹的身份全部曝光出来了。

川普这么行事根本就没想过对美国的影响
Read 7 tweets
5 Feb 20
我现在头脑中突然把另外一个问题也想通了。

武汉卫健委在病毒爆发之初是不是讲过“不确定是否人传人”、“有限人传人”这种话啊?

他为什么讲这种话啊?因为石正丽的人造病毒实验只做到了用人体克隆组织进行感染的地步,还没有到做人传人实验的地步,病毒就已经泄漏出来了 。
做人传人实验那是需要党中央批准的,然后定点定量押送法轮功和维族人过来给它做实验。当然,不排除正是中共军方在做人传人实验的过程中,病毒散播出去的。因为人不是静物,你给他打针他要反抗啊,绑起来也不行,他可以挣脱,于是出了“事故”。

事故发生后,军方肯定是跟卫健委的人说:不要怕,人传人
实验我们还没有做完就被打断了,所以不能保准现在这个事故后续出大事。

然后卫健委就跟社会宣布:没有证据表明人传人。

但是卫健委这么说话,无意中是泄漏了一些机密。因为老百姓有头脑的会去想:你卫健委这帮吃喝嫖赌的草包,怎么能讲出来这种似乎有专业实验支撑的自信满满的话的?
Read 6 tweets
5 Feb 20
这篇文章是石正丽带领的武汉实验室团队做的用SADS-CoV冠状病毒做S蛋白放大修改,并与HIV病毒结合,在克隆的人体基因蛋白中培育合成为新型超级可传人变异病毒的实验过程,发表在2018年4月4日的“自然”杂志上。
nature.com/articles/s4158…
这篇论文,正如江峰所说,发表之后立即受到了外国科学家的质疑。因为人家质疑这篇论文、这个实验的意义何在?它不能为现有冠状病毒造就的疾病研究提供任何帮助,而是在研制新型超级病毒,干的是纳粹和731干的事。
这篇文章反应的实验过程比2015年美国科学家领导的病毒合成实验更加复杂和没有伦理底线。读者如果理科英文功底不大好的,我建议你搜关键字。

请在文章中搜索“Amplification, cloning and expression of human and swine genes”一段,再搜索“Examination of known CoV receptors for SADS-CoV entry/
Read 10 tweets
14 Dec 19
我这个人读书有个习惯,就是读书一定是在自己家里面读的,或者至少是在私人场合,无论读什么性质的书。

我觉得我才算是真正能读书的人,我觉得那些在图书馆里面坐着读书的人和在教室里面上自习读书的人都是装模作样读书的人。

中国外国都一个德性,外国大学图书馆里面坐着读书的白人也是装模作样读书
的,跟中国大陆唯一区别可能就在于人的密度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密集。

中国大陆,尤其是中国大陆大学里面的图书馆和自习室文化一直是让我感到很壮观的一个场面。这个情形如果放到二本学校里面可能更为夸张,因为二本大学里面有很多“考研专业户”。

大陆大学那种密密麻麻的“自习”场面,当我第一次看到的
时候,我心里是一阵闷笑,没跟别人说出来,怕太冒犯人了。

我想到的其实是大陆早期公共厕所里面一条沟连起来一字排开的蹲坑,下课铃一响,全部拥进去抢坑。

我觉得,我要是在图书馆坐无缺席的氛围里是绝对读不进去书的,因为那种“假装读书”的荒谬感会压倒我的注意力。但我在大陆的时候曾经发现,
Read 10 tweets
5 Nov 19
类似新闻很多,都是侧面烘托西欧和美国抑郁症和自杀是很严重的社会问题。
BBC News - The woman who tracks 450 'dark' Instagram accounts
bbc.co.uk/news/stories-5…
西欧的白人残疾人其实非常多,这个残疾不一定要是肢体残废,也可以是智障、严重心理疾病、一些神经官能症等等。这个数字非常庞大,但是西欧任何宣传管道是从来不会高调提这些事情的。

残疾和心理疾病往往自青少年时期就伴随有这些问题的人的,白人学校里面对这些人并不宽容,校园霸凌、殴打、虐待
往往都非常严重。

这个问题上,白人既是最大的作恶者,也是最大的受害者,白人对白人弱势群体的霸凌能看出白人这个种族自身的残忍性,那种源自古罗马的血统。

当下欧美白人学校为什么曝枪击案、自杀案、重度抑郁症焦虑症这么多?我可以说,曝光出来的是少数,只要没死人,大多数是不会曝光出来的。
Read 20 tweets
25 Oct 19
之前有个推友给我留言,讲能不能想办法弄个签证到哪个中东国家,然后从中东跟中东人一道逃到欧洲。

这位推友他其实是动脑子的,我的回答是,还真有人这么干成功的。我走访西欧难民营的时候,与一名藏人长谈过,并且帮他做了翻译,关系处的不错。

他就是这么干的,前后花了一个月时间才到西欧。
藏人在中国拿不到护照,所以他的护照其实是假的“真护照”。

多年前在中国大陆,我听讲过可以花钱买假“身份证”的,已经把我雷到了。说来有趣,当年我用QQ在网上找兼职,找英语方面的,结果我反而被留学中介“找”到了,他们就叫我代考雅思托福GRE,跟我讲身份证不用担心,他们在公安有人,可以做出来用我
的照片,但是身份信息却是被代考者信息的“真身份证”,而且拿机扫读出来的都是被代考者身份信息。当时我觉得这帮中介太牛逼了,但我只有一个疑问,到时候他的雅思证书上面也是我照片啊?中介讲对啊,没事啊,外国人分不出来啊,我们给你化妆微整容,亚洲人面孔差不多。

我拒绝了那个中介,但是呢,那是
Read 6 tweets
24 Oct 19
39具尸体是中国人被我不幸言中了,倒不是讲我多牛逼,而是确实我是通过大量经验和理性推导出来的。

在欧洲的难民逃难路线我是非常熟悉,中东人走的全部是土耳其-希腊路线,他们都是从陆路一路正常坐车到土耳其,然后从土耳其西海岸坐船到希腊与土耳其之间地中海海域的一个无人小岛,在岛上呆24小时,
然后会有一个神秘的希腊老人开一艘渔船到这个小岛上来接他们,一次接不完,要分几次接到希腊。到了希腊就更简单了,他们能顺着陆路一路往欧盟国家里进,一般都坐火车什么的,欧盟国家之间也不存在边检之类的东西,坐火车也没人查票,就算有查票的碰到难民也没办法,只能放行。因此,其实对于中东人,
逃难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过程,就跟自助游一样,而且还略带探险色彩,比花钱旅游要有意思多了。

还有一条路线是非洲黑人的逃难路线,是从利比亚北海岸坐橡皮艇逃到意大利西西里岛,这条路线极其危险,有黑人讲死亡率50%,但这夸张了。如果说20%死亡率是不为过的。为什么危险?
Read 20 tweets